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人物观点

2017年房地产回调拉低预期 防风险仍需机制改革

    祝宝良:我认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并不是大问题,一直以来,担心增长就是担心就业,但实际上,只要经济不突然出现大幅度下滑,中国的就业就没有问题。

    防风险的关键是稳预期,最好的稳预期方式就是国企改革等领域有实质性的落实。防范风险跟应对危机是两回事。

    如果是应对危机的话,那就是扩张的政策,财政、货币什么都可以扩张,但是“着力去除一批风险点”,我认为这是指体制机制的改革。

    伍戈:防风险首先需要看到风险点的根源在哪里。如果是实体经济带来的债务风险,就需要从实体经济的盈利能力方面来防风险,例如通过为实体减税降费的方式。稳增长的目标就是保就业。我也认为目前就业不是太大的问题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经济政策中考虑稳增长的权重可以小一点,在去产能等结构性改革方面增加力度。

    赵扬: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中性的货币政策,如何理解中性很重要。我认为降息的空间应该不大,但可能会有一次降准。降准和中性的货币政策并不矛盾。

    NBD: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主要任务,在方式、程度方面,今年和去年会有不同吗?

    祝宝良: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没变。但2017年和2016年相比,方法和内容变了。方法上不能再用行政手段,需要使用市场化及法治化。实际上,过去四五年,一些民营企业已经在市场中去掉了过剩产能。此外还有一些手段可以使用,例如提高环保标准、能源标准、技术标准等。供给侧改革主要干四件事:首先是三去一降一补,第二个是发展实体经济,第三个是农业的供给侧改革,第四个是建立房地产的长效机制。

    伍戈:预计去产能今年还需要加大力度和范围。而且还不能像2016年那样,一边去产能一边刺激需求,否则又会导致价格大幅上涨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2017年的主题,在去库存上着墨不多,而主要讨论去杠杆和去产能。其中特别强调“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”,意味着2017年去杠杆的分量可能会更重一些。

    赵扬:2016年去产能取得了一定效果,但是也带来价格的较大波动,我认为今年去产能可能需要根据市场变动,比如某些行业是否出现价格快速上涨,并以此来对去产能的力度作一些变通和调整。


 

请关注:


更多精彩图片

版权与免责声明:除来源注明为“聊城新闻网”稿件外,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